您现在的位置: 西政网 »  西政理论+ »  成果在线

杨 慧:大数据时代的网络社会主义信念教育新探索

  摘  要:大数据时代是网络社会主义信念教育面临的新挑战,要有效开展网络社会主义信念教育,关键在确立和建构起一定的方法体系。构建网络社会主义信念教育方法就要紧紧围绕如何进行全方位的有效的信息获取,通过前瞻性的沟通交流方法,进行个性化的教育指导,并通过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方法,强化大数据时代社会主义信念教育。

  关键词:大数据时代;社会主义信念教育;前瞻性

  

  大数据(Big Data)概念源于最早经历信息爆炸的学科,用于描述数据量的规模远远超出一般电脑处理能力的情形。美国互联网数据中心将大数据定义为:借助对高速捕捉、发现和分析,从大容量数据中获取价值的一种新的技术架构 [1]。关于大数据的特性可以用“4V来概括,即Volume、variety、velocity和Value。Volume(容量)是指大数据巨大的数据量与数据的完整性。Variety(种类)则意味着要在海量、种类繁多的数据间发现其内在关联。Velocity(速度)可以理解为更快地满足实时性需求。Value(价值)是指大数据的最终意义,即通过数据获得洞察力和价值 [2]。大数据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随着智能手机以及可佩带计算机设备的出现,人们的行为、位置以及身体生理数据等每一点变化都成为了可被记录和分析的数据。当数据积累到一定量,群体和个人的生活习惯、个人喜好、行为规律等就能通过数据分析揭示出来[3]。 大数据时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洞见事物的发展趋势,影响高校学生的价值体系、知识体系和生活方式。

  一、大数据时代:社会主义信念教育的新挑战

  大数据时代的先锋者维克托曾说“大数据开启了一次重大的时代转型,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以及理解世界的方式,成为新发明和新服务的源泉。”这一新发明影响当代大学生生活的方方面面。大数据时代在互联网和卫星通信技术的支持下,诸多工具设备可以有效的将海量信息高速的储存起来,并运用云计算对大数据进行分析、预测,并以便宜、精准的方式推送出来。在高校的大学生们享受到大数据时代带来的便利、快捷。校园一卡通掌握着海量的学生个人的信息,实现了 “一卡在手,走遍校园”,为学校的管理带来了高效、方便与安全。同时这种新型的、开放式教育模式提供了适应学习者个性化成长和发展需求的学习环境和自主选择多种媒体组合的学习资源、能够创新的运用和创造资源。亚马逊可以推荐想要的书,谷歌可以为关联网站排序,微博、QQ知道我们的喜好,可以猜出我们认识谁。嘀嘀打车软件可以通过基于位置的服务准确定位,成为深受学生追捧的时下最热、最酷、最帅的手机“打车神器”。然而,大数据时代给大学生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由于社会主义信念教育缺失造成严重问题:

  (一)社会主义信念模糊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兴起,以电影、电视、流行音乐以及网络为代表的美国文化借助高科技手段进行文化输出,国内学生受到西方价值观的影响,价值观念和想法产生冲突。美国利用互联网方面的优势,使其成为了文化渗透的主要平台与工具。通过网络发布各种新闻、信息向青年学生群体宣扬其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念。青年学生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价值观念不断受到侵蚀,极大削弱了人们对民族文化的认同。青年学生群体思想不够成熟,政治立场不够坚定,成为西方国家进行文化渗透的主要目标。“东突”分裂分子在乌鲁木齐的四所大学向在校的少数民族学生散发传单,企图鼓动少数民族学生闹事;邪教组织“全能神”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向大学生散步歪理邪说;2014年以来发生在昆明火车站、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的暴恐袭击事件,恐怖分子的行为更是丧心病狂,严重危害社会的正常秩序,引天人共愤。

  (二)价值观严重偏离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追求物质利益是正当的,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更需要人们追求物质利益时候要合乎伦理道德的动机和要求。近年来层出不穷的“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彩色馒头”等恶性食品安全事件,屡屡挑战社会道德伦理,甚至毫无道德底线可言。人们片面追求经济利益的同时,为获得金钱财富不择手段、挥霍浪费等严重的社会现象,滋生了拜金主义、自由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对原有的真善美的追求都抛在脑后,甚至出现了老太太大街上摔倒,无人敢扶的局面。 在大数据时代,社会主义信念教育面临新的挑战,如何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有效开展网络社会主义信念教育成为当今社会主义信念教育者面临的重要课题。

  二、大数据时代:社会主义信念教育的新探索

  要有效开展网络社会主义信念教育,关键在确立和建构起一定的方法体系。如果从信息流程的角度来看,构建网络社会主义信念教育方法就要紧紧围绕如何进行全方位的有效的信息获取,通过前瞻性的沟通交流方法,进行个性化的教育指导。

  (一)通过全方位的信息获取进行前瞻性的沟通交流方法

  大数据时代囊括的海量信息,不限制于眼前的问题,而是基于海量数据所进行的趋势预测,把其他有可能出现的问题也囊括进去。有助于发现事物之间潜藏的联系,并在此基础上做出精准迅速的预测。谷歌在2009年甲型HINI流感爆发时,通过对海量数据进行分析,能及时准确地判断出流感是从哪里传播出来。Target作为一家大型的美国零售公司,利用大数据的分析为顾客推荐非常贴合需要的产品,有时候客户自己都不知道需要某种产品,但Target可以利用大数据预测出来。大数据的思维方式可以帮助社会主义信念教育者更好更有效的服务,好比说我们可以通过大数据来确定哪类人群更易信念动摇等等。作为社会主义信念教育者,要主动确立数据意识,意识到数据是大数据时代最宝贵的资源,是一切价值产生的源泉,同时充分了解大数据时代的数据所具有的丰富内涵:大量的信息、全覆盖的多维信息、超越模拟信息的可处理的数据化信息。有了强烈的数据意识,就能高度重视对大量的、多维的、数据化的信息的收集、存储、处理,为网络社会主义信念教育提供强大的数据支撑。

  沟通是教育的一部分,在技术快速发展的时代,教育沟通方式也面临着变革。大数据作为一种数字媒介正在被越来越多的高校所关注,通过大数据来发现学生的喜爱,发现自身教育方法的不足,从而改变了以往“闭门造车”的局面,让自身的教育方法走上了和学生交流的“前线”,借助大数据这座教育者与学生的沟通之桥,新的教育模式正在慢慢形成,一方面,在自媒体日益发展的今天,教育者可以将社会新闻观点整理归纳后渗透到互联网的其它信息之中,使学生在耳须目染和潜移默化中自觉不自觉地接受社会主义信念教育即时发布到网络 [4];另一方面,教育者要及时建立应急、预警机制,防微杜渐,对网络上出现的新问题及时有效回应。

  (二)通过大数据分析,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教育指导方法

  1.通过大数据分析为学生个性化的需求指引方向

  如果说,互联网促进了教育的民主化,那么,大数据将实现教育的个性化。要实现个性化的教育模式,充足的数据是基础。数据中隐藏有“潜规则”,需要深挖才能见天日,就像亚马逊和京东商城等购物网站通过数据挖掘技术对用户的行为习惯和喜好进行追踪分析,从大数据背后找到符合学生兴趣和习惯的教育模式。托马斯·弗里德曼曾说,“当迫切的需求突然成为可能,重大突破便会降临”。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当今的高校社会主义信念教育——在学生迫切需求个性化教育的当下,随着计算机技术的日益成熟,个性化的教育指导方法必将来临。教育对象个体的信息被数据化之后,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通过数据分析清晰地揭示个体思想行为的状况,这有力的推动了网络社会主义信念教育开展个性化、定制化的教育活动。对于教育研究者来说,利用数据可以发现真正的学生。在大数据时代,大学生在学习和生活过程中留下一串串的数字碎片,如网络社交行为、网页浏览记录、网络游戏、在线音乐等等,这些数据被整合、挖掘和分析,大学生的行为模式、生活方式得以揭示。所有学生的思想状况都可以通过分析其网上活动留下的痕迹和现实生活中产生的种种数据而被总体把握和揭示,呈现群体的思想规律,精细分析群体思想与各类事件的联系,事先做好现实生活的教育和引导。这势必有效的改善和提升教育活动的覆盖面和系统性。

  2.大数据时代社会主义信念教育者的个性化观测

  随着学生需求的多样化,以前面对大学生信念教育问题,只能事后处理,因为没有源头去了解学生的动向。但现在身处大数据时代,教育者有更多的机会去了解学生,甚至可能比学生自己还要了解自己的需求。所以,庞大数据的支持让昔日的个性化服务有了更好的延伸和更大的价值。大数据时代为个性化观测提供了崭新的思路。其一,形成发展性教育观,强调从学生的需要出发,及时有效地把握学生日常学习过程中的表现、所取得的成绩以及所反映出的情感、态度、策略等方面的发展。大数据可以关注每一位学生在每时每刻的学习活动中产生的微观表现,利用大数据的特定观测技术与设备的支持,学生的日常行为得到完整的呈现。其二,扩大个性化实施范围。个性化实施不仅限于学生,还应涵盖教师、敏感时期等对教育活动有重大影响的内容。大数据的数据储备和技术理念使实现综合观测模式成为可能。

  (三)通过社会实践强化大数据时代社会主义信念教育

  大数据时代的变革价值观教育不仅仅是理论上的教育,它更应当注重实践的教育和环境对人的塑造。对大学生价值观的教育还应包括环境熏陶,一是要开展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活动配合社会主义信念教育。二是要引导大学生关注社会,通过引导大学生对当前社会重大实践的分析来影响学生的价值评价。三是通过开展社会实践活动强化社会主义信念教育,让大学生身体力行,通过实践活动来认识和检验自己的价值观念,以期形成坚定的道德习惯和价值信仰。

  

  参考文献:

  [1]John Gantz&David Reinsel. Extracting Value from Chaos [EB/OL].

  http://emc.com/collateral analyst-reports/idc-extrating-value-from-chaos-ar.pdf.

  [2]胡树祥 谢玉进. 大数据时代的网络思想政治教育[J]. 思想教育研究,2013,(6).

  [3] [英]维克多.迈尔-舍恩伯格. 大数据时代[M].盛杨燕,周涛,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

  [4]宋元林. 网络思想政治教育方法体系的建构[J]. 思想政治工作研究,2009,(2).

  

  

  

  

  

视图释义

文章推荐

宣传在线 西 政 报 广 电 台 西政巷子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频道 图说西政 橱窗画册 展 览 馆 各类专题 校园刊物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南政法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